【鸣佐】假戏真做 08

Chapter 8


心烦意乱。

 

佐助开着车在街上漫无目的的乱晃,他一会想生气好生气我做了这么多处心积虑原来还是没有得到信任,一面又想完了白计划了这么多还把鸣人扯进来......

 

......鸣人。佐助想到这里手一抖,差点把车子开到人行横道上去,被后面的车抵着按了两下惊慌失措的喇叭。

 

——本来是想简简单单的找个不麻烦的人帮自己解决问题,签下契约是为了证明自己已经从那段暧昧不明的暗恋中走了出来,为了防止和那个人因为这件事而疏远,想造成自己已经脱离的干干净净的假象。

 

结果变成今天这个地步。

 

人的第一反应真的很难控制......佐助深有其感。刚刚他泛红的眼睛,过激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他不仅没有走出来,还为此牵扯了本不相干的人进来,可以总结为丧心病狂。

 

佐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终于完成了工作,鸣人和小樱去酒馆小坐,被吐槽道“看着大大咧咧没想到是结了婚就不出来和朋友喝酒的男人”。他笑,然后偷偷告诉小樱他们的秘密。

 

说不清是因为小樱是他的初恋还是现在的挚友,但鸣人就是突然非常有倾吐的欲望;和鹿丸商量这些不行——这家伙自己的恋情都是一团糟。小樱半天震惊的嘴都合不上,半晌道:“所以你们两个不是......?”她指的是两情相悦的感情。

 

“也不算......”鸣人犹豫道。

 

“所以你们是假戏真做了?”小樱再一次震惊。

 

“......也不算。”鸣人艰难地回答,也许他有点这方面想法,但是他们的契约佐助是所谓甲方,佐助提出的这一出,佐助......有喜欢的人。

 

小樱听了啧啧称奇:完全没想到那个佐助君居然和你搞到了一起——不管是以什么方式。

 

“所以他是把你当替身?”女孩子对于感情问题比较敏锐,她一针见血道,在看到鸣人不可置信——恍然大悟——满目萧瑟的变化后恨铁不成钢道:“你一直没想到这件事吗?你不是说他有喜欢的人吗?”

 

“但他和我假结婚就是——”

 

就是为了那个人。鸣人突然静了下来。

 

不论时候结果如何,那就是佐助的最初目的:不论是和他上+床也好,接吻也好,同进同出也好,和一个几乎为陌生的“熟人”,能做到这个地步,牺牲了那么多——

 

全都是为了那个人。

 

为了宇智波鼬,他的亲哥哥,他喜欢了那么多年,触手而不可及的人。

 

而自己像个傻子一样把这个契约当真。

 

“再见小樱。”鸣人将钱币压在吧台的杯子上,转身拿起外套就走,小樱话说一半被打断急得要死,拉住他道:“你也不能确定佐助君对你没有感情!你不是说他.......他,”小樱一急忘了词,“总之你不要武断下结论!”

 

“我要自己问他!”鸣人道,那样子像是马上回去跟人打一架,小樱恨不得扇醒他:“是你一开始自己同意的!你忘了?”

 

这一句话像是醍醐灌顶,鸣人安静片刻道:“是,是我自己同意的。”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后来会发展成这样。或者说,在我答应的那一刻,有些事情已经改变了。

 

 

 

摇下的车窗让夜风肆无忌惮的吹进来,佐助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在手刹下面的空间里扯出一包烟点燃一根抽上。他没什么瘾,平时没事也不抽,只是在极端烦闷的时候用来解救一下疲惫不堪的身体和大脑。淡色的烟雾飘出窗外,几乎在遇上风的瞬间就飘散。佐助突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开到了鸣人家的楼下,也是最近几个月他住的地方。

 

白天还在和这个人赌气的,佐助本不想理他,无奈一抬头看见鸣人正站在阳台上看他,脸上带着笑。

 

月明星稀,天空颜色很深很暗,只有一点点微光照射入他的眸子里明亮异常,他的笑一如往常,佐助瞬间就觉得所有的误会,猜忌,患得患失全都远去了。

 

“鸣人。”他探头出窗外,声音不大,但被叫到的人就和顺风耳似的立即答道:“佐助~!”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完全看不出任何其他除了“喜悦”以外的情感。

 

佐助点点头:“你等我一下。”他停车锁门,上楼的步伐有点急不可耐的意味,等到门口大门敞开,鸣人穿着皱巴巴的衬衫站在门口说“欢迎回来。”

 

佐助拽住他的领带就吻了上去,大门在两人身后关上。鸣人伸手环住他的腰肢,在接吻的空隙问道:“来做?”声音有点颤。

 

“嗯。”佐助已经伸手去解他的皮带,被鸣人一把按住,他有些惊诧地抬头望去,只看见鸣人眼睛的蓝色那么深——像是海洋而不是晴空——是从来没有过的阴霾。

 

鸣人的声音低沉:“你想着谁......佐助,你在想谁?”

 

佐助一惊,心里巨大的愧疚涌上来,他自己跟自己说,宇智波佐助你这个混账......是你造成的这一切。而他一直都知道,他没有说。

 

他忍住酸涩道:“是你......”

 

“不要骗我!”鸣人拥着他的胳膊一紧,看向他的眼神是隐忍的:“跟我说实话,我不会生气。”

 

“......是真的,”佐助回道,这是他表达出的极限,“我不会骗你。”

 

虽然他喜欢鼬是真的,假结婚是真的,但是想和他在一起生活,想维持这个契约,想和他......想和他肢体交缠、想和他亲吻......这些都是真的。

 

本以为会落空的希望扶摇直上又冲回心里,悬在半空中摇摆不定。鸣人抱紧他似是恳求道:“至少在和我做这种事的时候,不要想着别人。”

 

——这是我唯一可以留住你的。

 

不!不是的!佐助心里想道。但是他就是这么个人,心里想什么脸上并不表现出来,嘴上也不是巧舌如簧,遇到这种情况只能蒙圈,最后也只说:“我不会。”

 

两人跌跌撞撞走进卧室,任由qingyu和放纵铺天盖地的将人笼罩。

 

 

“我愿意。”

 

随着新娘的一句娇羞的誓言,还没等神父说“现在你可以亲吻新娘了”,年轻俊美的男子已经迫不及待地掀开了新娘的面纱,新娘又是羞涩又是好笑又是感动,底下的人也发出了善意的笑声。在这样的环境里,很难让人去想一些不属于阳光面的东西,鸣人在桌下捏了捏佐助的手,问道:“你还好吗?”声音压得极低。



佐助摇摇头,示意他不说话,他看向前方,宇智波鼬和他的娇妻站在一起,宛如一对璧人。他反手握住鸣人的手,力道有些大,鸣人像是不知道痛似的任由他握着。



“回去……”佐助道,“回去告诉你。”



“什么?”鸣人以为自己听错了。



“回去告诉你,我的故事。”佐助看着他的眼睛,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极亮,神情认真。他做了一个决定……一个必须要做的决定。





估计还有两到三更完结

也有可能更多(ORZ

讲真除了一千字大纲我真的是写到哪算哪

啊把自己虐一脸血……




评论(18)
热度(193)
© 诗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