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不信人间有白头05

*久等啦!!!

*前文点头像

*时间太久怕大家忘了的前情回顾——

在结婚的第十年,宇智波佐助发现他的丈夫漩涡鸣人出轨了;佐助试图与鸣人离婚但无法达成一致,两人纠缠不清;回忆里的两人年轻又热情,现在却针锋相对……是什么让他们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呢?

Warning:人物ooc,作天作地,雷误入。以及,我只能保证不黑任何角色,所有对这篇文的判断请在完结后评价......各种大乱斗和放飞。HE保证。




第五章 波澜誓不起

十年前,22岁的漩涡鸣人与宇智波佐助从家里出来后,一面打工,一面艰难的完成学业。佐助从来都是想向学术方面发展——不论是在父母的支持下,还是在半工半学之后。

“那我毕业后就去工作呗,”鸣人道,“现在感觉待在木叶挺不错的,实习期满了后转正应该没问题,卡卡西老师说了,只要我在外面不打其他工就没问题。”

佐助皱着眉:“他知道了?”

“他知道也没关系啊,”鸣人无所谓道,“我现在反正还是实习生,之后只要不被公司发现就好了。”

“不行,”佐助一口回绝,“我除了现在这份工作还可以再找一份晚工,你的工作一定要保住,留下不好的信用没有好处。”

“那你的申请不要了!?”年轻人总是容易动怒,鸣人生气起来十几年如一日,眼睛红着脸鼓着,像个小狮子,“你不是说想读博士吗?那就安心读,其他的交给我好了!”

佐助沉默着,鸣人当他是答应了,然而隔天就跑去了以变态为名的大蛇丸那里做了助手,不声不响的打了第二份工。事实上大蛇丸除了做些明面上不被允许的实验外也没有太出格的举动,而发现了这一事实的鸣人气不过非要将佐助从那里带走。

佐助还清晰的记得那一天的每一帧每一秒。

“佐助,跟我回家!”

“你放手!”

走廊上的人都望过来,大蛇丸靠在门口,也不阻拦,倒是抱着手臂饶有兴趣的观望着两个人。被人围观佐助觉得面子都要丢光了,发狠挣开了双手的禁锢,他刚抚平了衣袖上的褶皱,就被鸣人抓着肩膀一顿咆哮:“你申请不要啦?!”

“乱说什么,只要学校不知道,这段时间过去就好。”佐助轻描淡写道,他看见鸣人近在咫尺的眉眼,金色的睫毛像小扇子似的扑闪扑闪,怎么也掩盖不了的是眼下的疲惫感,突然就心软了,不由得放低了语气,安抚道:“我没事,晚上回去我们再说,好吗?”

大蛇丸笑盈盈地看着他几句话就平息了一场暴风骤雨,等他把鸣人送走,问道:“这就是那个漩涡鸣人?”

佐助眸光一闪,大蛇丸的颈间就被放在桌上的裁纸刀抵住了,他笑呵呵道:“我只是随口一提......这就是你不惜离开家的那个小男朋友么?我看不怎么样嘛......”

“啪!”这是刀子放下的声音,佐助脱下白大褂,挽起袖子,扎上了橡皮圈:“你别打什么歪主意......来吧。”

那边大蛇丸弹了弹针头,笑道:“若是你能一直干下去,我也就不打别人的主意咯?”

猩红的血液从一头流到另一头,渐渐填满了不小的玻璃仪器,少年的脸色发白,却闭着眼睛不说话。

“接下来......”大蛇丸满意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试验品,又将闪着奇异紫红色光的液体注入了佐助的血管内。

“不怕我给你下毒?”

“我死了你还去去哪找这么方便的试验品?”佐助勾起嘴角,他喝了口水,将桌上厚厚的一个信封揣进口袋,向后招了招手,迈着稍稍虚浮的步伐走出了地下室。

被鸣人发现胳膊上的针眼是一周以后,他一开始以为是佐助被诱导着吸了毒,居然一反常态地没有大吵大闹,而是偷偷将和佐助有关的记录销毁后,将这个非法的实验室举报了。待佐助知道的时候为时已晚,他恰好在外地开一个研讨会议,回来后大蛇丸的地盘已经被贴上了鹅黄的封条,他忍耐着滔天的怒火回了家,就看见鸣人大爷以一个难受的姿势躺在沙发上,已经睡熟了。

一时不知道怎么办,他知道鸣人一定很辛苦,但这件事——

“你回来了。”鸣人换了舒服点的姿势,侧过身背对着佐助,一开口挑起了两个人所有的火气:“你知道你有几条错处吗?”

两人爆发了前所未有的一场大吵,佐助无法忍受鸣人对他的隐瞒和猜测:“你看到了为什么不问我?”

“那你做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或者说你一开始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他妈是为了我们两个人!”

“吸毒是为了我们两个人!??”鸣人拔高了声音,却换来佐助不可置信的眼神:“你以为我在做什么?”

意识到不对,鸣人后退两步:“你胳膊上的针眼......”

佐助气的胸口胀痛,眼前发黑:“你简直......!”他脸色发白:“漩涡鸣人你给听好了,我......”

后来呢?

后来他就晕倒了。

长期的营养不良和过度操劳,以及大蛇丸为了勉强拖起来他的体制而打的奇怪药物,给他的身体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等佐助醒来的时候,鸣人已经在他的病床前守了一夜,弄清楚了所有事情,他后悔的无以复加:若是他早一点发现,早一点阻止他......

“我漩涡鸣人这辈子要是再让你吃这样的苦!我特么天打雷劈——”他抹着眼泪下了毒誓。

“你他妈说什么蠢话,我也是个男人!我怎么就不能分担一下你的压力了!”佐助嘴唇还白着,手是无力的,抓住他的领子,却还是将人提到眼前,“记住,我们的处境有你一半......也有我一半!”

“别把什么都揽在自己头上,一副你很行的样子......”他说,“明明是个吊车尾。”

金发青年头发乱糟糟的,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不要命的扑上来抱住他:“医生说要好好调养一下就不会有大碍了......佐助,我们结婚吧?”

“白痴,”佐助嫌弃道,“能不能看一下气氛啊!”

“不能啊呜呜呜......”



“有消息了吗?”

鸣人接起电话,嗓音沙哑,那边的日向宁次听到这声音楞了一下:“你接这么快......没睡?”

“我能去了吗?”鸣人伸手捏了捏眉心,问道。

那边顿了顿,说道:“那个倒还没有......你现在醒着的话来一趟公司?另一边有新进展了。”

“行。”鸣人干脆的答应道,他正准备挂电话,然而好友叫住了他:“你不准备和他说吗?这些事......”

“......”鸣人的动作一僵,他沉默了一会,低声说:“我们讨论过这个,在结果出来前说这些都没有意义......”

突然站起的动作让鸣人眼前发黑,头重脚轻,他扶着衣柜门喘了一会,取出一套干净的衣服换上,家里没有任何一盏灯是开着的,破碎的玻璃桌面与照片留在原地,被取出部分用品和衣物显得房子空荡荡的,好像少了那个话少的人却安静了大半一样。鸣人开了门,习惯性的说了一句:“我出门了——”

没有回答。

“我都忘了......”鸣人自嘲道,脸上露出一个苦笑。

那门关上了。







怎么能只虐助呢?这样岂不是显得太子很渣???
两人都要虐才平衡啊!

预告:第六章 昨日之人不可留


“我是这次负责接待您的春野樱,请多多指教。”

“漩!涡!鸣!人!”

“好久不见......佐助。”

“若是现在飞机坠机了,那家伙会不会后悔出轨呢?”

……



ε=ε=ε=ε=ε=ε=┌(; ̄◇ ̄)┘撩完就跑真刺激

评论(18)
热度(245)
© 诗之 | Powered by LOFTER